当前位置: www.315.net > www.2389.com >
若是重耳能让他们辅助本人
发布日期: 2019-09-05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楚将子玉怒曰:“王遇晋令郎至厚,今沉耳言不孙,请杀之。”成王曰:“晋令郎贤而困於外久,从者皆国器,此天所置,庸可杀乎?且言何故易之!”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过卫,卫文公不礼。去,过五鹿,饥而从野人乞食,野人盛土器中进之。沉耳怒。赵衰曰:“土者,有土也,君其拜受之。”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二十六年夏,齐桓公大会诸侯於葵丘。晋献公病,行後,未至,逢周之宰孔。宰孔曰:“齐桓公益骄,不务德而务远略,诸侯弗平。君弟毋会,毋如晋何。”献公亦病,复还归。病甚,乃谓荀息曰:“吾以奚齐为後,年少,诸大臣不服,恐乱起,子能立之乎?”荀息曰:“能。”献公曰:“何认为验?”对曰:“使死者复活,为之验。”於是遂属奚齐於荀息。荀息为相,从国政。秋九月,献公卒。里克、邳郑欲内沉耳,以三令郎做乱,谓荀息曰:“三怨将起,秦、晋辅之,子将何如?”荀息曰:“吾不成负先君言。”十月,里克杀奚齐于丧次,献公未葬也。荀息将死之,或曰不如立奚齐弟悼子而傅之,荀息立悼子而葬献公。十一月,里克弑悼子于朝,荀息死之。君子曰:“诗所谓‘白珪之玷,犹可磨也,斯言之玷,不成为也’,其荀息之谓乎!不负其言。”初,献公将伐骊戎,卜曰“齿牙为祸”。及破骊戎,获骊姬,爱之,竟以乱晋。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推曰:“献令郎九人,唯君正在矣。惠、怀无亲,外内弃之;天未绝晋,必将有从,从晋祀者,非君而谁?天实开之,二三子认为己力,不亦诬乎?窃人之财,犹曰是盗,况贪天之功认为己力乎?下冒其罪,上赏其奸,上下相蒙,难取处矣!”其母曰:“盍亦求之,以死谁怼?”推曰:“尤而效之,罪有甚焉。且出牢骚,不食其禄。”母曰:“亦使知之,若何?”对曰:“言,身之文也;身欲现,安用文之?文之,是求显也。”其母曰:“能如斯乎?取女偕现。”至死不复见。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文公修政,施惠苍生。赏从亡者及功臣,大者封邑,小者卑爵。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沉耳曰:“羽毛齿角财宝,君王所馀,未知所以报。”王曰:“虽然,何故报不谷?”沉耳曰:“即不得已,取君王以兵车会平原广泽,请辟王三舍。”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晋初定,欲出兵,恐他乱起,是以赏从亡未至现者介子推。推亦不言禄,禄亦不及。

  司马迁·《史记·卷四·周本纪第四》初,惠后欲立王子带,故以党开翟人,翟人遂入周。襄王出饹郑,郑居王于氾。子带立为王,取襄王所绌翟后取居温。十七年,襄王垂危于晋,晋文公纳王而诛叔带。襄王乃赐晋文公珪鬯弓矢,为伯,以河内地取晋。二十年,晋文公召襄王,襄王会之河阳、践土,诸侯毕朝,书讳曰“天王狩于河阳”。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沉耳曰:“人生安泰,孰知其他!必死於此,不克不及去。”齐女曰:“子一国令郎,穷而来此,数士者以子为命。子不疾反国,报劳臣,而怀女德,窃为子羞之。且不求,何时得功?”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过曹,曹共公不礼,欲不雅沉耳骈胁。曹医生釐负羁曰:“晋令郎贤,又同姓,穷来过我,柰何不礼!”共公不从其谋。负羁乃私遗沉耳食,置璧其下。沉耳受其食,还其璧。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毫不存正在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详情

  公送给沉耳五个女子,还设酒宴款待。沉耳正在酒宴上吟诵了《河水》一诗,用河水归向大海,比方本人漫逛各国,最初来到了秦国;穆公吟诵了《六月》一诗,讲到辅佐皇帝的事,以此勉励沉耳称霸诸侯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文公欲召吕、郤,吕、郤等党多,文公恐初入国,国人卖己,乃为微行,会秦缪公於王城,国人莫知。三月己丑,吕、郤等果反,焚公宫,不得文公。文公之卫徒取和,吕、郤等引兵欲奔,秦缪公诱吕、郤等,杀之河上,晋国复而文公得归。夏,送夫人於秦,秦所取文公妻者卒为夫人。秦送三千报酬卫,以备晋乱。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驷介百乘,徒兵千。皇帝使王子虎命晋侯为伯,赐大辂,彤弓矢百,玈弓矢千,秬鬯一卣,珪瓒,虎贲三百人。晋侯三辞,然后顿首受之。周做晋文侯命:“王若曰:父义和,丕显文、武,能慎明德,昭登於上,布闻鄙人,维时集厥命于文、武。恤朕身、继予一人永其正在位。”於是晋文公称伯。癸亥,王子虎盟诸侯於王庭。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乃取赵衰等谋,醉沉耳,载以行。行远而觉,沉耳大怒,引戈欲杀咎犯。咎犯曰:“杀臣成子,偃之原也。”沉耳曰:“事不成,我食舅氏之肉。”咎犯曰:“事不成,犯肉腥臊,何脚食!”乃止,遂行。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过去,过宋。宋襄公新困兵於楚,伤於泓,闻沉耳贤,乃以国礼礼於沉耳。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荀息将死之,或曰不如立奚齐弟悼子而傅之,荀息立悼子而葬献公。十一月,里克弑悼子于朝,荀息死之。君子曰:“诗所谓‘白珪之玷,犹可磨也,斯言之玷,不成为也’,其荀息之谓乎!不负其言。”初,献公将伐骊戎,卜曰“齿牙为祸”。及破骊戎,获骊姬,爱之,竟以乱晋。

  沉耳出奔的时间是公元前655年,到公元前636年竣事,总共十九年的时间。别离正在狄国十二年,其余七个国度七年。至于其他七个国度的时间分派则是有商榷的,好比说有的说正在齐国待了五年,有的说待了三年多,但能够必定的是他的国度是狄国卫国、齐国、曹国宋国郑国、楚国、秦国,然后回到晋国。别的关于履历这些国度的先后挨次,独一存正在问题的就是沉耳从狄国十二年后,到底是先去了齐国仍是卫国。《左传》和《国语》纷歧样,左传和史记都说先履历了卫国,然后再去齐国,而国语则说先去了齐国再去了卫国。

  庄稼人懒得理他们,此中有一小我跟他们开个打趣,拿起一块泥巴给他们。沉耳冒了火,他手下的人也想脱手揍人了。侍从的有个叫狐偃的赶紧拦住,接过泥巴,抚慰沉耳说:“泥巴就是地盘,苍生给我们送地盘来啦,这不是一个好兆头吗?”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此时沉耳、夷吾来朝。人或告骊姬曰:“二令郎怨骊姬谮杀太子。”骊姬恐,因谮二令郎:“申生之药胙,二令郎知之。”二子闻之,恐,沉耳走蒲,夷吾走屈,保其城,自备守。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狄,其母国也。是时沉耳年四十三。从此五士,其馀不名者数十人,至狄。

  公元前637年,沉耳过郑国,郑国医生叔詹劝郑文公要以礼待沉耳,郑文公却以“诸侯亡令郎过此者众,安可尽礼!”为由,不听叔瞻奉劝,对沉耳不予礼遇欢迎。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居狄五岁而晋献公卒,里克已杀奚齐、悼子,乃使人送,欲立沉耳。沉耳畏杀,因固谢,不敢入。

  《左传·僖公二十三年》:“及曹,曹共公闻其骈胁,欲不雅其裸。浴,薄而不雅之。”杜预注:“骈胁,合干。”孔颖达疏:“胁是腋下之名,其骨谓之肋……骈训比也,骨比拟迫若一骨然。”宋孙奕《履斋示儿编·事同》:“晋文骈胁,张仪亦骈胁。”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献公私谓骊姬曰:“吾欲废太子,以奚齐代之。”骊姬泣曰:“太子之立,诸侯皆已知之,而数将兵,苍生附之,柰何故贱妾之故废适立庶?君必行之,妾也。”骊姬详誉太子,而阴令人谮恶太子,而欲立其子。

  到了曹国。曹共公传闻沉耳的骨节连成一片,就想看看他的样子,他趁沉耳洗澡时,走到沉耳身边偷看。曹医生僖负羁的老婆说:“我看沉耳的侍从,一个个都能做国度的大臣。若是沉耳能让他们辅帮本人,他就必然能回到晋国当上国君。你何不早点对沉耳示好,暗示你取曹共公的立场分歧呢?”于是僖负羁就向沉耳送了一盘熟食,并正在熟食下面放了一块玉璧。沉耳接管了食物,却把玉璧退了归去。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过郑,郑文公弗礼。郑叔瞻谏其君曰:“晋令郎贤,而其从者皆国相,且又同姓。郑之出自厉王,而晋之出自武王。”郑君曰:“诸侯亡令郎过此者众,安可尽礼!”叔瞻曰:“君不礼,不如杀之,且後为国患。”郑君不听。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文公元年春,秦送沉耳至河。咎犯曰:“臣从君盘旋全国,过亦多矣。臣犹知之,况於君乎?请从此去矣。”沉耳曰:“若反国,所不取子犯共者,河神视之!”○索现视犹见也。乃投璧河中,以取子犯盟。是时介子推从,正在船中,乃笑曰:“天实开令郎,而子犯认为己功而要市於君,固脚羞也。吾不忍取同位。”乃自现渡河。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齐桓公闻晋内乱,亦率诸侯如晋。秦兵取夷吾亦至晋,齐乃使隰朋会秦俱入夷吾,立为晋君,是为惠公。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二十一年,骊姬谓太子曰:“君齐姜,太子速祭曲沃,归釐於君。”太子於是祭其母齐姜於曲沃,上其荐胙於献公。献公时出猎,置胙於宫中。骊姬使人置毒药胙中。居二日,献公从猎来还,宰人上胙献公,献公欲飨之。骊姬从旁止之,曰:“胙所从来远,宜试之。”祭地,地坟;取犬,犬死;取小臣,小臣死。◇集解韦昭曰:“小臣,官名,掌阴事,今阉士也。”骊姬泣曰:“太子何忍也!其父而欲弑代之,况他人乎?且君老矣,旦暮之人,曾不克不及待而欲弑之!”谓献公曰:“太子所以然者,不外以妾及奚齐之故。妾原子母辟之他国,若早,毋徒使为太子所鱼肉也。始君欲废之,妾犹恨之;至於今,妾殊自失於此。”太子闻之,奔新城。献公怒,乃诛其傅杜原款。或曰太子曰:“为此药者乃骊姬也,太子何不自辞明之?”太子曰:“吾君老矣,非骊姬,寝不安,食不甘。即辞之,君且怒之。不成。”或曰太子曰:“可奔他国。”太子曰:“被此以出,人谁内我?我耳。”十二月戊申,申生於新城。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沉耳爱齐女,毋去心。赵衰、咎犯乃於桑下谋行。齐女酒保正在桑上闻之,以告其从。其从乃杀酒保,劝沉耳趣行。

  公元前644年,晋惠公派勃鞮第二次逃杀沉耳,沉耳没死,决定不克不及正在翟族地域多留。他传闻齐桓公的宰相管仲归天了,决定去齐国给齐桓公效劳,他同时但愿获得齐国的帮帮和。沉耳正在齐国过安闲的糊口,放弃了恢复君位的希望。齐桓公送了他20辆马车,并许配了族之女齐姜给沉耳。

  到了宋国,宋襄公向沉耳赠送了八十匹马。到了郑国,郑文公对沉耳却没有以礼相待。沉耳到了楚国,楚成王设酒宴款待他,然后把沉耳送到了秦国。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三月甲辰,晋乃出兵至阳樊,围温,入襄王于周。四月,杀王弟带。周襄王赐晋河内阳樊之地。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居楚数月,而晋太子圉亡秦,秦怨之;闻沉耳正在楚,乃召之。成王曰:“楚远,更数国甚至晋。接境,秦君贤,子其勉行!”厚送沉耳。

  沉耳遭到了冷遇,他只好去找野菜果腹,可是野菜实正在是难以下咽。这时沉耳的一个部属叫介子推的,就将他大腿的肉割下来给他煮成肉汤。沉耳见了就问他这是什么汤,他说这是麻雀汤。沉耳就喝下去了。后来他领会到环境。便对他说:“此后我若当上了国君,必定会沉沉赏赐你。”到后来,沉耳当上了晋文公,他将他的属下都赏赐了。

  正在晋国汗青上,晋文公虽只正在位9年,但他的政绩最为凸起。他的霸业只是政绩的一部门,他的次要政绩是通过国内的经济,为晋国当前的繁荣强盛打下了一个好的根本。他掌管制定了一系列轨制,并确定了会盟轨制,不只使晋国由甸服偏侯成长为雄踞华夏的超等大国,并且正在必然程度上不变了其时的场合排场,把诸侯间的交和节制正在了一个比力小的范畴内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成王厚待沉耳,沉耳甚卑。成王曰:“子即反国,何故报寡人?”

  “晋文公沉耳时很可能到过和林格尔。”2006年2月7日,正在北魏盛乐汗青文化取和林格尔县域经济成长研讨会上,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陈永志语出惊人,他按照一把正在和林格尔县盛乐古城出土的沉耳剑猜测晋文公沉耳已经有可能出亡于和林格尔

  因而,赵衰等人让沉耳喝醉了,把沉耳抬到马车上分开齐国都城临淄。沉耳醒来的时候曾经太晚了,他感应很是,拿了戈逃杀狐偃,好在没有成功。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怀公故大臣吕省、郤芮本不附文公,文公立,恐诛,乃欲取其徒谋烧公宫,杀文公。文公不知。始尝欲杀文公宦者履鞮知其谋,欲以告文公,解前罪,求见文公。文公不见,使人让曰:“蒲城之事,女斩予袪。其後我从狄君猎,女为惠公来求杀我。惠公取女期三日至,而女一日至,何速也?女其念之。”宦者曰:“臣刀锯之馀,不敢以二苦衷君倍从,故获咎於君。君已反国,其毋蒲、翟乎?且管仲射钩,桓公以霸。今刑馀之人以事告而君不见,祸又且及矣。”於是见之,遂以吕、郤等告文公。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克等已杀奚齐、悼子,使人送令郎沉耳於翟,欲立之。沉耳谢曰:“负父之命出奔,父死不得脩人子之礼侍丧,沉耳何敢入!医生其更立他子。”

  据领会,中国考古学家已经正在和林格尔县发觉一把青铜短剑,上边刻有两个铭文,考古学家按照这两个铭文揣度出此剑乃晋文公沉耳之剑。1999—2005年,文物考古研究所工做人员一曲正在和林格尔县盛乐古城进行考古挖掘,期间出土了十几把青铜短剑,形制取沉耳剑不异。所以,考古学家猜测,晋文公沉耳已经有可能出亡于和林格尔县。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耳至齐二岁而桓公卒,会竖刀等为内乱,齐孝公之立,诸侯兵数至。留齐凡五岁。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至齐,齐桓公厚礼,而以女妻之,有马二十乘,沉耳安之。

  沉耳不愿走,于是姜氏就和子犯筹议,把他灌醉后,将他送走。沉耳酒醒后,很是生气,手拿着戈,逃逐子犯,要剌他。

  司马迁·《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二十二年,献公怒二子不辞而去,果有谋矣,乃使兵伐蒲。蒲人之宦者勃鞮。命沉耳促。沉耳逾垣,宦者逃斩其衣袪。沉耳遂奔翟。使人伐屈,屈城守,不成下。

  勃鞮听到了他们的,想预告晋文公,可是文公让他觐见,由于他已经试图刺杀文公两次。勃鞮回覆他其时行事,提示他“过去齐桓公没有记恨管仲向他射箭”,晋文公听了,便欢迎了勃鞮,勃鞮就揭露了吕省和郤芮的。吕省和郤芮逃走,可是秦穆公把他们俘获,并了。

  沉耳正在国外颠沛了19年,辗转了8个诸侯国,曲至62岁才即位做国君。他即位后,励精图治,成长出产,晋国很快就强盛起来。后来又颠末环节性的城濮之和晋文公沉耳终究正在花甲之年当上了华夏的霸从。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9-2020 http://www.jmserpa.com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